我高考那年

三年前的这个时候,如果我没有记错,应该就是在打扑克牌,然后一直在和某人发短信,第二天早晨去寝室(高考前的一个月我搬到了校外住)看望良波还有柳井亚杨杰他们,还记得在楼下拍了个照留恋,后来打印出来留存至今。相机是找裴鹏借的,她也在两天之后,我人生第一个约会上派上了用场,翔宇高中虽生在监利这个贫穷的地方,但是其美丽程度不亚于很多高校。

高考那年,是一生值得怀恋的一年

每天5:30起床去读英语,中午花二十几分钟背诗词,最后的日子竟然粗略的领略到了诗歌的魅力,晚上我会锻炼半个小时,和良波一起,基本上都是20来个引体向上加200个俯卧撑,再跑1200多米,有了这个锻炼,我的睡眠特别好,所以即使是5:30起来我基本不会瞌睡,身形也不错,最开始到315寝室,基本上回到寝室脱了衣服江波和柳井亚就会双手握住我的手臂,惊叹我的强壮。而为了显示我们很man(其实是懒得去下面打水),315逐渐形成了一年四季都洗冷水澡的习惯,即使是下雪的冬天。冷水澡的代表人物除了我,还有东哥,柳井亚等,李航呢,偶尔洗一次,不过基本上洗的时候你都能听到他在洗手间的尖叫。李航几乎形成了一个口头禅的就是:明天早晨喊我一下,不过我好像从来就没有在我起来的时候喊醒过他。小兵是哑白最多的,我记忆最深刻的以此就是问他“莅临”的怎么读,被他读成了“位临”还信誓旦旦。

高中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就是打篮球,周日的早晨我们不上早自习,所以一般我们就是5:30起床去操场打球打到上课,刘冰当时在隔壁班,同我一样都是班长,所以我们都组织打篮球比赛。唯一的一次公开的比赛,我是立了功了的,上场没有多长时间,投中了四个球,丢了一个,算是不错了,那个时候状态最好,怎么投怎么进,即使是张志胡霜胡振康一队我都是不怕的,三分和上篮是杀手锏,但不知道怎么后来就越来越不准了,或许是缺乏锻炼什么的,大学来球就打的更少了,乒乓球倒是打的比较多,有一段时间经常就是和熊聪七点钟过去打到晚上十一点回来。

三年前高考前的最后一个月,我搬到学校外面去了,老爸是个很棒的厨师,天天是美味佳肴,我在那时候精力异常的充沛,然后感觉对数学突然的有了某种更高层的感觉,像是找到了快速深入学习的办法,所以经常熬夜到一两点,而早晨六点起床竟然毫无压力,不过那时候也经常和某人聊天到那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老爸在高考前给我买手机,不过也是个好事。

高考的两天,感觉还是不错的,感觉最棒的就是理综了,我把所有的题目都做完了;最差的就是数学了,实际上考的时候感觉是很好的,但是对答案的时候发现错了五个选择填空题,也就是25分,而我后面还有一大题的一小问没有做,十分,竟然在这样的状况下也考了112,运气很差也很好。

高中三年,伴我度过的,除了书本,还有就是何劲和杰伦的音乐。那时候买了个MP3.5,下歌曲的时候,作为杰伦的铁杆粉丝的何劲就经常给我下的全是他的歌曲,说也奇怪,后来我自己下歌曲的时候也基本是他的,确因杰伦的作曲实在是太棒了,优雅婉转,犀利霸气,让人徜徉其中。不过何劲虽是杰伦的铁杆粉丝,几个手势和哎哟不错学的还比较像,歌么,就唱的一般了,还没有我唱得好。

终于毕业了,感觉很轻松,但填志愿可不是轻松的事情,我当时想做一个物理科学家,所以按照我的分数和物理专业的好坏徘徊在几个学校:武大,山东大学,中山大学,四川大学,吉林大学,纠结了很久,我也是那时候有了QQ,就是现在用的这个,咨询了不少人,最后确定在了山东大学,都已经决定不改了,父亲却还是劝我在武大,我又纠结了好久,还是同意了父亲的建议,说起来也是个命运的转折点,要是去了山东大学,现在可能就没有武汉大学讲座网了,或许要推迟几年,武大讲座网的诞生就是源自和室友经常听讲座,苦于信息不全后来讨论说要做出来的。然后如果不是在武大,在另一个城市,或许我的学习,感情,人生经历完全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人生真是个很有意思的东西。

我选的物理专业,为什么现在又在计算机专业了呢?实际上我物理专业分数不够,然后我填了计算机专业是第三专业,所以被调剂过来了,不过也得感谢这个安排,我找到了人生的奋斗方向:互联网,不过我不大喜欢这个专业,学计算机,我更愿意去国软。

高中豪言不少,当时说大家理想的学校的时候,大家都是写的武汉大学,我也是,结果只有我一个人上,瑶妹子本来可以上的,不过她的分数报确实有点冒险。不过说个秘密,当时我写的是武汉大学的时候,心中想的却是清华北大,但是在平行班,这几乎不可能,事实也证明了,不过但从这个结果来看,选个高的目标更好。但是,我要是远光更远一点的话,对国内大学的情况了解更深入一些的话,我就不会选择内地的高校了,而是去香港或者国外上大学(如果够资格的话),要真是那样,现在又是一个不一样的我了。

说起学习状态,高中最佩服的就是张瑶了,我称她为瑶妹子是因为有一款臭豆腐叫瑶妹子,瑶妹子是一个安安静静搞学习的人,但是疯起来也是有够疯的,长的比较可爱,所以班上有蛮多男生喜欢她,呵呵,包括某某莫,某某某,等某某某,她当时经常就是第一名,最高的以此竟然达到了658分,要知道再加个几分就够清华北大了,我暗自佩服。

而说道佩服,我最佩服的还是黄斌了,那时候经常和他在一起,他真是个很有天赋的人,165CM不到,但是他的100米可以跑到A部第一,全校第二,全校总共两三千人,我还得补充的一点就是他根本就没什么锻炼,我基本上都和他在一起这点是最清楚的,然后他经常瞌睡,然后也就是因为他在跑步上的天赋,我们班在两次运动会上都是拿的第一名,当然少不了张志跳远的全校记录和王叶的跳高;我当时的手臂力量算是在班上很大的了,除了曾经在嵩山少林寺练过的曾康和刘洋庭掰不过(有时候也可以赢),其他基本上都可以赢,但是碰到了黄斌,就是小巫见大巫了,他根本不费什么力气就可以完胜我,真是强!后来弄引体向上测验的时候,他本可以再拉,但是轻松拉满100分,就是15个之后就不拉了。

除了体力上的天赋,黄斌在智力上的天赋也是有目共睹的,高一高二成绩一般,但是高三最后一段时间突飞猛进,排到班上前几名,特别是数学,130以上很正常。那时候我们喜欢下象棋,黄斌和邹诗涛算是我们班上下的最好的,但在我看来黄斌是最有天赋的。我想,要真实有个导师,黄斌在各个方面都前途无量。

至于对高中吐槽的,就属我们的几任英语老师了,要么是水平低的惊人,比如问个什么问题,先查字典然后跟你讲,要么是性格和大家不和,亏我还是个英语课代表,说起这个班干部啊,高中我是什么都担任过了,班长,团支部书记,课代表,小组长等等。

高中最为敬佩的一个老师就是我们后来的数学老师了,我们称他为雷神,因为太强了,别的老师都是先看答案再跟你将,先看答案再跟你对答案,他是直接跟你讲解,答案的,他全部都是自己做出来,然后跟我们说:就用这个,绝对没问题。记得有一次,数学卷子超难,他跟我们说我一面在监考你们,一面把这个卷子做完了,还改了两个半的卷子,看来你们不行啊(最后一句话我加上去的)。

高考完,我做了一件自豪但又后悔的事情,自豪是我按照预定的计划,自己一个人回到农村的家乡,自己一个人做饭,洗衣,学习英语,而且每天都是六点之前起床,延续了高中的习惯,后悔是我本该把这段时间多多去陪陪自己喜欢的人,多出去走走,后来结果是英语没有学好,其他的也没有弄好,真是遗憾。几个有收获的可能就是学会了做饭,还有就是学会了游泳,说起也是奇怪,我的屋前就是一条很大的河,但直到我18岁才学会游泳,父母说是八字预言我落水遇灾,所以从不允许我下水。

毕业了那个暑假,除了感情,最深刻的一件事就是卖日食眼镜(7月22号是两千年最为完美的日食,那时也恰好是我生日),当时啊,晚上一点钟出发,凌晨四点来武汉,这个我几乎没有了解的城市,进货,经历了很多挫折和意外,最后在最后几分钟内进到货了,而且性价比超高,后来卖的时候,也是挫折多多,五天的时间,前四天半才买了不到一百副,而最后的一天的下午,也就是7月21号卖出了其余的900副眼镜,这个功绩得归功于我的演讲才能和公开表演的能力,当然,之所以成功,我觉得最关键的还是李航清晰的思路和惊人的洞察力,李航也是个很有天赋的小朋友,当时在日食眼镜期间,很多后来的事情都证明了他独到的思维和洞察力,这点我是深为佩服的,期间我们还结识了一位朋友,来自实验中学的汪广华,当然,最要感谢的一个人就是李航的妈妈,那四五天她为我们提供了非常美味的伙食,我至今想念。那几天,体验到了太多太多,学到了太多太多,人生能有几个疯狂的时刻,真好。而我后来发现,我来武汉进货的地点,竟然就是我日后来上课的地方。

当然,高中也有遗憾的,那就是高考完了竟然没有请老师吃饭,班上好像也没有其他学生请的,我觉得真是不尊师重道啊,计划这年尾回去了,弥补这个遗憾,和那些赔陪了我们三年,陪了其他学生一个又一个的三年的老师问声好,道声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