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手机简史:键盘机到智能机的这8年

8年内,鄙人用过从键盘机到智能机的8部手机,这些手机就像日记,记录了我的情感、学习和工作的历史,也启发了我重新认知一些事物。你又用过哪些手机,关于手机,你又有哪些故事?

「键盘机:情感的纽带」

我的第一部手机是三星的键盘机,大约是在奥运第二年、父母为了方便联系给我买的。当时还没有上大学,但是情窦初开,小小的T9键盘就成了我情感的联系。那时候最让我兴奋的,是寝室熄灯之后她发来短信时被窝里的手机震动,以及课堂上一边装作听课、一边在课桌下盲打互发,手机里的浪漫,和《简单爱》给人的感觉一样。
就这样持续到高考前夜,虽然一条短信只有1毛钱,每个月竟然都能多交一百多块话费。那时候,唯一的遗憾是,手机可存储的短信内容怎么只有100条这么少,最后留下的都是实在舍不得删的那些。

小小的屏幕,大大的甜蜜。
「功能机:一扇小小的窗」
2009年我有了第一台功能机,诺基亚5320XM,虽然当时也叫智能手机。诺基亚5320XM在那个时候是最为畅销的机型之一,那是诺基亚和塞班的年代,Apple和Android在国内都还比较小众,Google还可以正常使用。

有了5320的第一感觉是终于可以保留更多短信了。当时对什么尺寸、像素、内存等没有概念,只有从一个屏幕仅表盘大小的手机换成做工精细的“智能机”诺基亚时的那份惊叹,以及开机动画大手拉小手时背景音乐清脆的怀念。

除此之外,5320带给我最大的乐趣,无外乎安装各种应用程序,我记得当时常去一个叫“天网”的WAP页面,里面有各种类别的应用,什么聊天、主题和系统工具等,一个规模完全和现在的 App Store 或 Play Store 无法比拟的、可能应用总数只有几百个的市场(甚至当时塞班还没有这样明确的概念),竟然可以让我经常乐此不疲的折腾到半夜。

可是功能机毕竟是功能机,在商业上也没有成功的模式,无法解放开发者的生产力。所以2009年前后,是塞班最后的巅峰时代,等到我准备换第三部手机时,智能手机市场已经迎来了高速发展期,就算11年塞班迫于压力宣布开源,最后也无力回天。
「Android:无尽的探索乐趣」
01 刷成砖头的摩托ME525+
2010年,我准备开始换第三台手机,当时身边的同学基本还在诺基亚,但记得李航跟我说他已经开始用Android了,没记错应该是HTC代工的G2(Google为推广Android的示范作品),并向我安利各种好处,包括那酷炫的滚轮,所以我开始了解Android。
在诺基亚时代,非常期望能拥有的,是当时的机皇诺基亚N97,没别的,只因一众T9里那潮炸天的侧滑全键盘。
所以当我看到LG G620这款价格只有N97的1/3,但跟N97一样造型,且各种参数基本都更优时,立刻动心了。GW620是LG的Android试水之作,那时好像还没有在国内上市,但我还是在广埠屯这个曾经中部最大的电子市场负一楼的一个柜台里,买到了唯一的一台。
Android真正的打开了我的探索欲望,最大的乐趣从下各种有意思的软件变成了刷各种ROM,从国外的CW到国内的MIUI,GW620当时好像还只有Android 1.5,但随即就升级到了1.6和2.X,随着软件越来越新,硬件逐渐跟不上,所以后来我又换了摩托的ME525+,当时人称“戴妃”。由于探索欲望太过强烈,导致曾经把ME525+刷成了砖头,在即使万能的机锋网、安卓论坛等都没有找到解决方案。
02 买不到的小米
后来就到了2011年,这应该是中国手机行业一个里程碑的时刻,雷军,这位前辈发布了小米1,正式拉开了国内手机的参数时代和跑分时代的序幕。小米当时性价比逆天,一机难求,同班隔壁寝室的峰哥竟然抢到了,我只能默默的攥着戴妃投去万般羡慕的眼神。

当时小米给我印象最深刻的除了性价比,就是做手机的思路,先是做了一年多的MIUI,采取快速迭代、众包参与的方式积累了大量粉丝,然后顺势出手机,加之性价比逆天,所以小米1一推出就是爆品也不为过。

这是一种醉翁之意的打法,小米在乎的不仅仅是系统,更重要的是后面推出的硬件,以及衍生出的服务,所谓“铁人三项”。这种商业策略丝般顺滑,这么看来雷军应该是国内第一个(黄章J.Wong可能不会同意,甚至以此为耻)真正理解乔布斯关于软硬件一体理论的人。那个时候印象最深刻的,是雷军站在乔布斯照片墙前单手插袋的潇洒感,雷布斯因此得名。

03 开源闭源之争
也正是这个时候,吊炸天、也是乔布斯最后的作品iPhone4开始在国内火热起来,所以班里常对Android开源和iOS闭源的优劣展开猛烈的讨论,但无一例外开放的Android都占了上风,虽然我们当时主要都还在用闭源的Windows,偶尔才会开开Ubuntu。

之所以对开闭源有如此大的看法,并不是因为我们真正看到了其中的优劣,而仅仅是喜欢Google品牌中传达的那种自由精神,仅仅是因为在互联网这个领域开放自由成了一种政治正确,而完全不会去考虑那些用户体验、生态控制等更深入的事情。对开源和闭源错误的观点,直到后来我用工资买了第一台iPhone时才发生变化。
04 更大的屏和卡顿的Android

2012年由于实习,开始用起了三星的Galaxy S3和Google自有品牌的Nexus S。这两部手机对我来说,都有不同的重要意义。

S3颠覆了我对于大屏的观念,当时脑中还坚定认同乔布斯关于3.5英寸是手持最佳尺寸的观念,但习惯之后发现S3的4.8寸可能才是,直到现在习惯了更大的5.7寸iPhone。所以观念和习惯真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有时候你认定了一个事情,但习惯总是能改变你的看法,即使你认为自己的观念已经足够成熟。这个经历也不断的提醒我,要以更开放多元的视角来看待事物。
至于Nexus S,让我对软硬件一体有了初步的认识。在2012年机海时代,Android的多版本分化以及硬件水平参差不齐,导致了一个很坏的印象:卡顿。可是Nexus S完全颠覆了这个印象,即使在稍次的硬件水平下,Nexus S也能非常流畅的运行最新的Android,我当时得出的结论是,系统和硬件都是由Google优化的,自然能达到最佳性能,自此我感受到了一体化的好。

等12年年底,我准备换第4台手机时,当时有Nexus 4和小米2,魅族2摆在我的面前,以上述的经历我肯定会选择Google Nexus系列,但限于其大陆上市无望,水货周期较长,且小米2依然一机难求,所以我选择了Flyme系统设计的非常漂亮的魅族2,而且Flyme还很良心的保留了Google Framework,使我可以使用Google的一些优质服务比如通讯录同步等。

05 时代潮流的机会
但即使到12年年底这个时候,我关注的还是硬件的参数,以及挂过的课什么时候才能考过,即使有一些关于用户需求、体验的思考,对已经到来的移动互联网大潮依然没有丝毫感知,好像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20世纪末,互联网的发展带来了信息的爆炸,为了更好的检索这些信息,雅虎和Google这类搜索引擎诞生了;信息和服务越来越发达,从而解放了社交和电商等需求,所以会有Facebook、Twitter和亚马逊等的大放异彩。承载这一切的,是基于PC的Windows。

21世纪初,为了防止iPod逐渐被手机替代,天才的乔布斯重新发明了手机,但是手机不同于电脑,她有更多的传感器,使用场景更丰富,所以其连接能力更丰富,可能性也就越多,加之天才的App Store的诞生,从而从硬件基础和商业模式上真正解放了全世界开发者的创意,使应用App成了这个时代商业和创意最重要的承载形态。

现在想来,如果5年前,我更有好奇心一点更多的钻研下,可能我更早的会看到这些关键趋势,说不定我也会更早的投入大潮,会比现在有更多的机会。所以现在依然偶尔感慨,要多关注那些新兴事物,做一个先知先觉而非后知后觉或无觉的人。

不过在懊恼多次后,也会想通一些,其实每个时代都是有每个时代的机会,我们没有Tardis穿越时光,悔恨是无用的,现在就是理论上我们人生中最好的时光,后面还有无尽的可能性。错过了一个机会,做好准备尝试抓住下一个。

「iPhone:一体化的体验」
在工作后,又陆续地用起了我的第5、7部手机,Galaxy S5和Nexus 6。13年的某一天,我脑子发热,也似乎是为了尝鲜,决定用我第一张信用卡,以我占我税后工资的大半买了一台刚上市的iPhone 5s,也就是我的第6部手机。那时候扁平风好像刚刚兴起。
到手后的iPhone给我的惊艳,除了其精美的做工、流畅的系统,以及手机上前所未见的指纹识别,更多的还是在于对认知的改变。iPhone缺了一些我们已经习惯的概念,比如换电池、插SD卡,以及硬件参数、系统版本什么的了,我甚至都不用考虑去买哪台iPhone,因为新上市的iPhone只有一部;但依然用起来很流畅。

买这台iPhone的时候,正是我刚刚以一个产品经理的角色,进入移动互联网之时,当时还在主要考虑着页面布局和功能逻辑,还缺少一种行业的视角,但依稀的感觉,iPhone的这些做法这才是正常的哦:为什么我要去关心那些不是最重要的事情呢?不让用户考虑就顺心的服务,才是最好的设计。

这种感觉,在我换了第7、8部手机iPhone 6s和iPhone 7 Plus时越来越强烈,由于其优异的体验和生态,我开始用起了iWork和iCloud,然后又开始购买了New MacBook,Apple Watch和AirPods,每用一件新的产品,我就对Apple的生态更为依赖,付费意愿也更大,也不用再去考虑一些设置什么的,而将更多的精力专注在我的核心目标上。用龙哥的话总结说,“回归工具的本质”。

iPhone及其他苹果产品所体现出来的这种设计思想,启发着我去重新思考其他事物。比如电商行业为什么从C2C转到B2C,甚至到现在国内出现的网易严选?本质上是随着中产阶级崛起,消费能力的增强以及时间的减少,使他们宁愿多花一点钱来让别人代替他们去选择。只要给他们稳定品质的东西就好,他们不想去讨价还价货比三家。

而这也可能迎来一轮新的商业发展,一个主要针对中产阶级的消费升级,所以我们可以考虑,还有哪些商业领域的非核心流程过多,阻碍人们快速决策的?如果我们能将这种后端流程黑盒化,提供一种更高效的解决方案,也许这就是全新的商业机会。
最后
现在iPhone确实是我的主力机型,且我已经很少去用Android了。这能说明我从Android阵营转到了Apple,但我的看法不再像当时对开源和闭源的那么单一:Apple的严控生态有很多体验和商业上的明显优势,且现在中国很多公司都在学这个套路,包括微信。但这并不意味着Android失败了,相反她正从一个新的角度在推动着社会的发展——Android的开源使之可以集Apple生态外更多人的力量,运用到更广泛的设备上,可以说没有Android,全球的移动互联网发展都要推迟好几年。

正因为有了这个认知变化的历程,所以现在看待一件事物时,不会再那么绝对,而是更加开放多元,甚至对一些在社会上已经是绝对的、极端的事物或观念。

8年,从键盘机到智能机,8部手机,不仅见证了我的感情,还引发了我学习和工作的思考,这就是我的手机简史。你又用过哪些手机,这些手机又有什么样的故事?

如果你也有感触,欢迎转发分享~

发表评论